【经济观察报】并购重组收紧:相关股东放弃表决权规避借壳

上海小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7-02-19 本文章180阅读

        2月11日,四通股份在停牌长达11个月后,决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此前,公司拟作价45亿元并购启行教育全部股权,但在监管环境的变化之下,公司还是选择了放弃。此中折射出并购重组审核正在收紧,相关股东通过“放弃表决权”从而规避借壳的擦边球方式也逐渐前景难卜。

  小鳄资产董事长黄慧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并购重组是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上市公司跨越式发展的重要助力,但这一切需要在监管规则下进行,不然很容易因小失大。”


  新玩法

  四通股份为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自去年3月24日起停牌,此后于2016年7月1日抛出重组方案。据方案显示,四通股份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向李朱、李冬梅等11名交易对方购买持有的启行教育100%股权,将实现从单一的以家居生活陶瓷业务和艺术陶瓷业务为主的制造业,向生产制造与教育服务并行的双主业转变。

  与此同时,四通股份还与业绩承诺方签署了《利润补偿协议》,标的公司业绩承诺方承诺标的公司 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4亿元、2.75亿元、3.1亿元,业绩承诺期间内承诺净利润合计数不低于8.25亿元。

  然而,该方案所并标的资产总额、资产净额规模均超过上市公司原业务的6至7倍,且交易完成后启行教育全部股东累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过50%,两道指标构成借壳特征。在交易所出具的问询函中,也关注到了“是否存在规避重组上市认定标准的风险”。

  不过,根据四通股份的方案设计,重点把控了“不变更控股权”这一条。为保证原控股权不变,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出具了《关于维持并保证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启行教育的10位股东承诺,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放弃(通过本次重组)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且不提名、推荐任何董事、高管人选,并且出具了《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

  在此后的重组媒体说明会上,公司强调放弃表决权仅是交易商业条款的一部分,但却并未回应不可撤销放弃表决权的适用期限,继而受到上交所就“‘该部分股份后续再次转让时受让方亦须继续遵守相关承诺的约定’是否有效及保障措施”的问询。对此,四通股份在回复函中表示,维持并保证上市公司控制权不发生变更的承诺期为交易完成后60个月内。

  两次受上交所问询,多次对交易预案进行修订,四通股份的重组方案却终究难以为继。根据四通股份公告披露,公司终止重组原因为“近期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交易各方认为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条件不够成熟”。

  不过,虽然重组终止,但四通股份在复牌后依然迎来了2个涨停板。市场人士分析,此间补涨的因素较大。

  与四通股份形成冰火两重天的是,同样设置有股东放弃表决权的金石东方重组方案却于今年1月17日获无条件通过。据金石东方去年9月2日披露的重组方案显示,公司拟作价21亿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亚洲制药100%股份,评估增值率为 265.51%。金石东方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8亿元。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完成后,按配套融资8亿元计算,公司实控人蒯一希将直接持有上市公司16.64%的股权,其配偶杨晓东将持有金石东方4.54%的股权,两人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合计持股21.18%;亚洲制药实控人楼金、楼金控制企业及其近亲属合计持有上市公司9.51%股权,其他亚洲制药股东合计持有14.35%股份。

  从交易方案来看,亚洲制药的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和净资产均超过金石东方相应指标的100%。作为不允许借壳的创业板公司,金石东方披露的重组方案“是否存在变相借壳、绕道借壳的情形”无疑成为了交易所关注的首要问题。

  对此,亚洲制药相关方出具了《关于不谋求金石东方控制权的承诺函》、《关于不增加持有金石东方股份的补充承诺函》,层层增信,助力金石东方最终无条件过会。

  信用风险

  实际上,从过往并购重组的案例来看,“放弃表决权”的承诺并不是个新鲜事物,也并未成为审核的关键因素,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使得这种做法重新成为焦点。

  2015年,梦网荣信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了梦网科技全体21名股东合计持有的梦网科技100%股权,整体作价29.05亿元,其中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2.79亿股,支付对价22.17亿元,以配套募资支付现金对价6.88亿元。

  在梦网荣信2015年7月23日所公布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修订稿中,为避免因重组交易导致上市公司36个月内实控权不稳的风险,作为上市公司实控人的左强、厉伟、崔京涛曾承诺,公司实际控制人左强、厉伟及崔京涛承诺在交易完成后36个月保持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地位不发生变化,在交易完成后12个月内至36个月期间左强、厉伟及崔京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的上市公司股权比例比余文胜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比例多2%;同时,公司股东余文胜承诺,在重组完成后36个月内不通过任何方式单独或与他人共同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

  梦网荣信上述重组于2015年9月完成。而就在2017年1月19日,36个月的承诺期尚未届满之际,梦网荣信发布实控人变更承诺与股东解除承诺的公告:由于“上市公司拟退出传统电子电力行业,而实际控制人左强、厉伟、崔京涛对于移动互联网运营支撑服务并不具备相应的管理和经营经验”,公司最大自然人股东余文胜成为新任控制人,其在重组时所做的《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函》也随之解除。今年2月6日,该变更承诺事项获公司股东大会通过。

  “上述事项加重了市场的担忧,如果未来并购重组方案中,事先出具承诺函,事后撤销,只需股东大会通过,无需监管层审核,那么就可以绕开监管红线。”杭州一位私募人士对本报如是表示。

  实际上,去年以来停牌的多家上市公司,公布了类借壳的重组方案,至今依然未能复牌,折射出监管审核日益趋紧。